歐洲之旅- 第3天奧地利 part 1

 

19th Aug., 2009, 第三天

上圖是Kolping house : 是教會攪比市民住的平價租屋. 以前EDWARD年青時出INNSBRUCK打工時住在這裡.

早上開車到Innsbruck 市區,

我們乘纜車(Innsbrucker Nordketten Bahhen, Nord = Northern, Ketten = chain, Bahhen = rails, Bahn=car rail )上山 Hafelekarspitze(2,334m).

這纜車共三程, 第一程是一部長5格的火車去到山底. 這火車會先在地底穿過部份市區, 上橋再去到山底. 每一格車箱行駛時都是與地面平行的, 所以當車爬山時, 五格車箱會像梯級般, 一級級的.

上圖是在小冊子上的, 因為它比較可以展示一級級的效果.

 

由市區坐第一程纜車後, 在車箱往外拍得的風景:

在車箱內:

到了山腳底的纜車車站, 那個車站蓋是玻璃做的, 在大陸做完運去Innsbruck的.

 

後來在Dornier Museum 看了一本書 “Architecture Now 6” 內容有一篇介紹了它的設計:

書內容很充實, 想了很久, 我還是決定用歐幣29.99買了下來了. 以後有機會會挑出好的拍照給大家. 以下是此本書的網址.

http://www.taschen.com/pages/en/catalogue/architecture/all/04429/facts.architecture_now_6.htm

http://www.taschen.com/pages/en/search/result.1.htm?show_all=catalogue&search_string=architecture+now&linkbutton=Search

上圖可以看到纜車路線, 第一紅箭是纜車架, 第2紅箭是在半山轉纜車站. 第3紅箭是山頂終站. 所以全程坐一程一級級火車和兩次纜車.

這是我們坐的纜車, 歐洲人拍照可沒我們中國人兇(Ulf 常取笑我, 說看到在街上什麼都拍的, 一定是中國人!). 纜車的窗都是用藍色的, 加上那天很反光, 拍照都看到車內人家衣服的反光, 另外是向山下望也不清晰的, 白蒙蒙的!! 我沒什麼好照片可拍到呢, 不過, 上到山頂, 第一次看到山峭連山峭, 一個連一個, 很是壯觀!

有些人會用行山方式上山的, 在纜車看到他們走的小徑很小. 在小冊子看說須時30min 左右. 我看很多本地人都是用走的. 事實歐洲人真很少看到很肥的! 他們看來都要比美國澳洲的人都健康. 不過, 今次我們去奧地利, 德國, 意大利和瑞士, 到處都有人吸煙, 看來他們吸煙人口要比澳洲人多很多.

一路上山, 可以看到山中建有很多欄柵, 都是建成與山成差距75-90度左右. 是用來作雪床用的. 是鞏固雪基, 雪積累至高於此欄面便是適合滑雪了, 但若雪積高出一個限度便是危險, 會有雪崩的出現, 故會用以下紅箭的儀器將太高積雪地方先行爆破. 當然這些儀器都只會建在雪崩會做成遊人或山下居民死傷重大的地方, 因為這些儀器和每次爆破都很貴的.

 

到了中轉站, 轉另一纜車上山頂:

 

 

上到總站, 向左右看去都是連綿山景:

 

往下看去Innsbruck:

很有趣的是, EDWARD 跟我說Hafelekarspitze, Innsbruck, Valluga, Riffler, Merano, Strengen 等等都是在大海裡, 而Riffler是深海的火山Volcanic Rock (Lava), 而 Valluga, Hafelekarspitze 都是 deposited rock (corals and shells) 而這兩座不用石質的大山, 就是由 valley 來分隔, Innsbruck, Strengen & Merano 都位於這些山的谷內.  所以我們站在Hafelekarspitze是 deposited rock (corals and shells), 向下望是 Innsbruck, 過了Innsbruck , 亦即Hafelekarspitze對面的山(Lans所在地) 就是火山Volcanic Rock (Lava) 了.

以下地圖來看, Riffler(就是Strengen 的山) 是在右邊Volcanic Rock 最高的山峰3168m. 山谷的左邊, 則以Parseierspitze 3036m  為deposited rock 的最高峰.

 

 

再往山上走去, 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

 

咁高的山以前都有人住, 還建了圍牆, 不過現時已掉空的了:

 

 

 

 

Ulf 同我講, 以前節日, 即聖誕節, 復活節之類的節日, 他們都會跑上山, 從一個十字架處點火後跑到另一山上的十字架點火, 而且每一山頂
要點火, 攪到每個山頭又或山頭上的十字架都有火, 來慶祝的. 現在已沒人攪這些的了.

落山了, 下到半山, 在一餐廳買飲料. 下圖透明瓶有白色字的是奧地利傳統飲料, 沒氣, 小小萍果味. 綠色瓶的是水加氣, 即飲名附其實的汽水. 在歐洲很流行的, 他們的樽裝水分無汽, 多多氣(called prickelnd)和 Mild=小氣(CO2). 我飲飲吓也攪到喜歡上了這些真的汽水.

在纜車站拍了一張纜車纜的粗細:

飲完東西, 落山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